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梁文博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梁文博:挖掘革命年代的温情与人性

2016-07-14 16:19:11 来源:济南时报艺周刊作者:梁文博
A-A+

  梁文博先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画名家,梁逸婵则是初出茅庐的画坛新秀,父女俩双双入围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不能不说是件新鲜事儿。从作品来看,也反映了两代画家不同的审美取向:梁文博的《高高的山岗》工写结合,笔墨老辣,体现了深厚的功力;梁逸婵的《春江水暖》则从生活中提炼出极具形式感的场景,讲究画面的构成元素,体现了年轻人的审美观。当然父女俩的作品也有明显的共性:画面中透出的细腻与温情一脉相承。

《高高的山岗》(局部)

  济南时报:请简单介绍一下《高高的山岗》这幅作品的创作动机、立意和创作过程。

  梁文博:全国美展我参加过好多次了,从第六届一直到第十一届,说实话对参展不是太热心了,总感觉全国美展是年轻人的事儿,我这个年龄的已经“退居二线”了。作为全国美展山东展区的评委,我在看照片选作品的时候发现写意人物作品特别少,主要是工笔花鸟、工笔山水,人物少,写意人物更少。我发现后决定补充一张写意人物画,回来后才开始构思,这时候离交正稿只有一个月时间。去年创作重大题材画《沂蒙六姐妹》时我收集了很多资料,还组织一帮学生作为模特重现革命战争年代的一些场景,拍了大量资料照片。所以我就想,干脆顺着《沂蒙六姐妹》这个路子走下去算了,趁着现在找着感觉了,对这个题材也比较有感情。构思好之后,画起来比较顺,草图只用了一天,正稿一共画了5天。

  为什么叫《高高的山岗》?我经常下乡写生,在深山里经常看到离群索居的一两户人家,感觉很神秘很有意思。有时候去老乡家里喝杯水聊上几句,很多人都是军烈属,沂蒙山区在革命战争年代有送郎参军的传统。所以我画了这样一个题材,雪天里依依不舍地送郎参军。

  之前我不是太喜欢画革命历史题材。我喜欢画温情的、细腻的题材,比如城市家庭系列、微山湖系列、沂蒙山系列、崂山情系列、海边系列、青藏高原系列等等。从《沂蒙六姐妹》开始,我想在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中也表现一点抒情的东西。构思其实很简单,我还想继续画下去。打破比较呆板的革命历史题材,不能一提到革命历史题材就是大场面,这类作品除了教化功能,还应该有审美功能和人文关怀。我想从这个角度重新审视历史题材,突出人性,尽量把人情味的东西加进去。

  济南时报:从技法上来说,感觉《高高的山岗》延续了《沂蒙六姐妹》这种工写结合的路子,而且结合得更加自然了。

  梁文博:我延续了《沂蒙六姐妹》的探索,以书写性为主,人物开脸以工笔为主,棉袄棉裤等则采用写意,工写结合。我以前主要画工笔,一直在想把工笔和写意结合起来,让写的味道更足一点,更具有绘画性。工写结合而不露痕迹是不太容易的,我追求用线、用墨的质感化,在这方面下了一番工夫。在构图上,小孩让比较静谧的画面活起来了,让两个大人的传情关系更紧密。大人用的笔墨更放,小孩是采用双钩,小虎头帽、红棉裤的用色也更强烈一些。人物的开脸上,画得比《沂蒙六姐妹》更加深入。

  济南时报:您刚才提到全国美展写意画少,工笔、制作多,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您对这个现象怎么评价?

  梁文博:艺术风潮的兴起跟时代的审美风尚有关系。当代绘画越来越大众化,越来越普及化,而工笔离大众更近一点。笔墨不是大众化的东西,对笔性的理解不经过多年锤炼达不到。文人画一般人很难理解,而工笔画雅俗共赏,就算外行甚至外国人看了也喜欢。社会化、大众化的艺术必然带来工笔画的繁荣,并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年轻人画不了写意,而是他们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发展。比如说当年以任伯年等为代表的海派,就是因为当时上海市民阶层兴起而产生,专家喜欢,市民也觉得好看。现在很多专家在呼吁写意人物、写意花鸟的繁荣,我觉得这跟呼吁没关系,以前也没呼吁,为什么那么繁荣?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没法说哪个好哪个不好,哪个高哪个低。

  济南时报:画大创作跟画小品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

  梁文博:画小品是为大创作练笔,而画大画锻炼了笔墨和构图,反过来又促进了画小品,大画与小品之间是互相依赖、互相促进的。

  大画几乎没有什么商业属性,我画大画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自己愿意画。如果说之前画重大题材有责任感,有接受任务的感觉,现在是自己有创作冲动,想在作品中回顾一下父辈的情感交流方式。我的这种创作激情还没结束,我打算最近一两年把这个系列的另外几张画完成。就算没有全国美展,没有重大题材创作工程,我也会继续把这种温情的革命题材画下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梁文博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